主站: 七葉佛教中心  支持書舍的建設: 請點這裡  書本報錯: 留言板
你好,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書籍 - 故道白雲(佛陀傳記) 一行禪師著

故道白雲(佛陀傳記) 一行禪師著

法蜜

[日期:2010-12-19] 來源:轉載  作者:一行禪師著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,請按
   佛陀習慣一早起來坐禪,之後再到林樹間行禪。一天清早,正當佛陀行禪的時候,他看見一個樣貌俊朗、衣著高雅的二十來歲青年,在晨霧裡徘徊。於是,佛陀坐在一塊大石上。那人走近大石時,未有發覺佛陀,但卻自言自語地說:「討厭!反感!」
  
  佛陀開口說話了:「沒有什麼是討厭的,也沒有什麼值得反感。」
  
  那年青人停下來。佛陀的聲音清澈舒懷。那人望上來,看見佛陀在石上,平靜安泰的坐著。年青人脫下腳上的涼鞋,向佛陀深深的鞠躬。他也坐到旁邊的一塊大石上。
  
  佛陀問道:「什麼這樣討厭?什麼令你反感?」
  
  年青人自稱名字叫耶捨,是王捨城中一個富商之子。耶捨一向的生活無憂無慮。他的父母滿足他的所有要求,又供給他應有盡有的享受。諸如豪華房舍、金銀珠寶、醇酒美人、佳餚美宴,無二或缺。但耶捨這個思想敏銳的年青人,開始感到這種物質享受充斥的生活,漸漸把他侷促得透不過氣來。他從這種生活中已再找不到滿足和意義。
  
  他像一個被關在沒有窗子的房間裡的人,渴望吸到一口清新的空氣,過一種簡單而健全的生活。就在前一晚,他才與朋友歡聚暢飲、長夜笙歌、美女投懷。但當耶捨半夜醒來,看見朋友歌妓酒醉熟睡的情形,他便立刻知道自己再不可以這般生活下去了。他披上斗篷,穿上涼鞋,便跑出門外,漫無目的地走著。就這樣,他走了整夜才發覺自己竟然來到了鹿野苑。現在太陽初升,他己與佛陀對坐著了。
  
  佛陀對他勸解道:「耶捨,人生的確充滿苦惱,但也有很多的美好。沉迷於欲樂固然對身心有害無益。如果生活得簡單健康,而不被慾念貪求所奴役,你是可以經驗到生命的奇妙美好的。耶捨,你向西周觀望吧。你可以看到樹木在薄霧裡嗎?它們不是很美麗嗎?月亮星星、山河大地、陽光鳥語和淙淙泉水,都是宇宙間可提供無窮快樂的其中一些現象。」
  
  「從這些得來的快樂,可以滋養我們的身心。合上雙眼,然後深呼吸數下。現在再張開眼睛。你見到什麼?樹木、煙霧、天空和線線陽光。你自己的眼睛便已夠美妙神奇了。你一向與這些神奇美好的東西脫節了,所以你對自己的身心也漠視鄙棄。有些人更因討厭自己的身心而自尋短見。他們只可以看到生命的苦痛,但其實痛苦並不是宇宙的真性。痛苦只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對生命的錯誤見解產生的效果。」
  
  佛陀的說話,把耶捨感動得如被甘露灑在乾涸了的心靈上。滿懷喜悅,他伏在地上請求佛陀收他為徒。
  
  佛陀扶他起來,說道:「一個僧人過的是非常簡單純樸的生活。他沒有錢。他睡在草房或樹底。他只吃一餐,而且還是乞討回來的。你可以過這樣的生活嗎?」
  
  「可以,大師。我很樂意過這樣的生活。」
  
  佛陀又說:「一個僧人,把身心全部投入於體悟解脫,以幫助自己和其他人。他又要集中他的精神,去替別人解決苦難。你肯發願遵守這條道路嗎?」
  
  「當然,大師。我發願遵從。」
  
  「那我便收你為徒吧。我僧團裡的弟子都叫比丘,即行乞的人。你每天都要去乞食養活自己,又要修習謙虛之心和與別人保持接觸,以便接引他們體解大道。」
  
  這時,佛陀的五個朋友兼弟子來到了。耶捨起來恭敬禮拜每一位。佛陀介紹他們認識耶捨,並對憍陳如說道:「憍陳如,耶捨希望成為比丘。我已接受了他為我的弟子。請你指導他如何穿袍,持缽、觀察呼吸、以及修習行禪坐禪。」
  
  耶捨向佛陀鞠躬之後,便跟憍陳如到他的茅舍,讓憍陳如替他剃髮和教他佛陀所吩咐的。憍陳如剛好多出了人們供養他的一件衲衣和一隻缽,於是他便把這些轉送給耶捨。
  
  那天下午,耶捨的父親來找耶捨。原來那天早上,他全家人都慌忙地四出尋找耶捨。一個僕人跟著耶捨的足跡來到鹿野苑,又發現他的金色涼鞋被棄在大石旁邊。經過一番查問,才知道少主在那裡和僧人一起。於是,他便匆匆回家告訴耶捨的父親。
  
  耶捨的父親抵達時,發現佛陀正安祥的坐在石上。他合掌上前,有禮的問道:「尊者,請問你有見過我的兒子耶捨嗎?」
  
  佛陀請耶捨的父親在附近一塊大石上坐下。他說:「耶捨在房子裡面,他很快便會出來。」
  
  接著,耶捨的父親便聽佛陀述說當早所發生的一切。佛陀盡量令他明白他兒子心裡的想法和願望。佛陀這樣跟他說:「耶捨是個聰明感性的青年。他已找到了心靈解脫之道。他現在才得到信心、安穩和快樂。請你替他高興吧。」
  
  佛陀又告訴耶捨的父親怎樣可以在生活中滅少苦惱,以及替自己和周圍的人創造安穩和快樂。這個商人發覺佛陀的說話令他感到如釋重負。他站起來合上雙掌,要求佛陀收他為在家弟子。
  
  佛陀起初默不作聲。過了一會,他才說:「我的弟子全都刻意追求簡單而專注的生活。他們不殺、不盜、不淫、不妄語、也不飲用酒精或任何可令他們昏亂的刺激品。如果先生你覺得你能遵照這些去做,我便接納你為在家弟子。」
  
  耶捨的父親跪在佛陀前面,合掌說道:「請讓我皈依你的教化吧。請你指示我這生應行之道。我立願有生之日,都必定忠於你的教誨。」
  
  佛陀扶他起來。耶捨也剛來到。他剃了頭,穿著比丘的衲衣。這個剛剃度的比丘,臉上露出異常燦爛的笑容。他合掌成蓮苞狀向父親鞠躬。耶捨容光四散。他的父親也從未見過他兒子這般快樂。他向兒子鞠躬回禮,說道:「你母親在家裡非常擔心你。」
  
  耶捨答道:我會回去探望她,免得她掛心。但我已發願追隨佛陀,過一生服務眾生的生活。」
  
  耶捨的父親對佛陀說:「大師,我懇請你和你的比丘明天到舍下來吃一頓飯。如果你們前來指導我們醒覺之道,我們將會感到萬分的榮幸。」
  
  佛陀回頭望著耶捨。這個新來的比丘,眼睛亮起來。佛陀於是便點頭表示接納邀請。
  
  第二天,佛陀和他的六個比丘一起在耶捨雙親的家裡吃飯。耶捨的母親見到兒子安全無恙,而且快樂異常,歡喜得流起淚來。佛陀和比丘們都被安排坐在軟墊的椅子上。耶捨的母親又親自奉侍他們。比丘們默默的吃飯時,沒有一人說話。就是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