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華經講演錄 太虛大師講述
2010-8-30 22:15:05

  
  太虛大師講述
  民國十年秋在北京
妙法蓮華經,傳入震旦,信受甚盛。初在南方風行,南北朝時,有光宅、嘉祥諸師弘揚;隋時,天台智者大師集其大成,尤闡發無遺。繼則賢宗諸師亦甚提倡,李唐之際乃大振於北方。慈恩大師著有玄贊四十卷,講者多宗之。宋元以降,玄贊佚失,數百年來講此經者,大都僅依台、賢二教。近時海上交通,始將玄贊一書從日本取回重刊。今以大眾因緣,復在北方講演,故依據之。
講演經文之前,有三問題須解釋之:一、五乘一乘孰為權實:本經以一乘為宗,就佛出世本懷而言,唯一大事因緣,無二、無三。如一雨之所潤,一地之所生,故應以一乘為實,五乘為權。然眾生機類各各不同,如三草、二木形相互異,故應以五乘為實,一乘為權。又就佛法言,眾生根性雖有差別,然昔以實相為體,如三草二木不離一地所生。就眾生法言,實際理地雖平等無二,然離種種差別亦無所謂平等,如一地即是種種山川草木,非除去山川草木別有一地。是以各就一方面言,或以五乘為實,一乘為權,或以五乘為權,一乘為實,皆不違理。
二、佛性有無孰為權實:就各種經論中,有謂一切有情皆有佛性;闡提不得作佛者,權巧之談。有謂眾生實有五性差別;言皆有佛性者,乃誘導不定性眾生權巧之辭。茲以二門解說之:一、就理性行性言:理性則一切眾生皆同,以理性即一相無相平等不二之真如性,亦即佛性,故無一眾生不完全具足。因眾生性與佛性本無二故,皆同一實相故。行性則一切眾生不必皆同,以一切眾生相乃種種業行所成,業行既異則眾生界應各自成差別,故佛性不必皆有。以上二義,各具一理,皆真實了義也。二、就現實門展轉門言:吾人現前一念上,觀察過去之過去及未來之未來,眾生種性皆各不同,決定有五性差別。若於十法界展轉緣起上觀察,則非有決定性。唯識論上,種子有本有、新熏兩說,本有之種子雖不完全,因新熏則可成故。由以上二門,可知眾生皆有佛性,其立言雖貫,均不違理。
三、大乘一乘之異同:此問題,在經論無有明文,而學者每以大乘在三乘之內,以一乘超三乘之外。依本經言,一乘當即大乘也。大有二義:一、大對小而言,然小為大之方便,證小果後回心向大,則無大小之相對。二、大就法體言,法體無二亦無不二,強名為大,或名為一。故大乘與一乘,無二無別。
序經題
本經為諸經之王,以顯示唯一佛乘故,以顯示唯一佛乘、即具足無量方便乘故。今欲開闡是經妙義,宜備有古德之註釋以為參究之資。唐窺基大師所撰妙法蓮華經玄贊,群流宗仰。茲於演講妙法蓮華經之時,即假玄贊以為敷陳經義之佐。
「玄贊」蓋聞至覺權真,乘物機而誕跡,靈樞擅妙,應群品以揚筌。振融山而秀大千,騰委海而津八萬。佛覺無上,故曰至覺。權衡真界,故曰權真。以極靈之樞機,擅無方之妙用;蓋隨眾生之機而表示應身之跡,應群品之求而標舉求道之方耳。筌者、求魚之筌,喻求道之具。融山、融金之山,喻法身也。委海、猶言無量智慧功德海之海,喻諸法之所歸聚也。津、梁也,濟也。八萬、施八萬四千法門,度八萬四千煩惱也。謂佛之法身,既秀出於大千世界,斯即佛之智慧功德海所在,隨處興起而度人以八萬四千法門也。以上標如來一乘實相之總體用。
「玄贊」靉慈雲而廣庇,驟法雨以遐清,滋兩木之分華,潤三草之殊茂。然以幼商倦于綿險,始循誘於化城,稚子翫於羬軒,竟照普於犪駕。  靉靆、雲出貌。驟、普遍廣大之義。慈雲廣庇,喻佛恩之加被。法雨遐清,喻佛法之遍及。兩木、即本經藥草喻品中所說之大樹、小樹:小樹、喻界內之菩薩,大樹、喻界外之大菩薩也。三草、即上中小三藥草:上喻菩薩,中喻聲聞、緣覺,小喻人、天也。幼商、喻初發心不定種性人,以恆畏大乘法之綿遠艱險也。化城、即本經化城品所說之化城,指小乘涅槃,為佛所

下一页
返回列表
返回首页
©2021 七葉佛教書舍-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、禪宗書籍
Powered by iw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