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美雜談 黃念祖老居士主講
2011-1-19 16:52:48

黃念祖老居士主講
有緣到了一次地球的那一邊,所見所聞使自己產生了一些感想,所以今天來跟大家談一談。
這次去是因於美國的「蓮花精舍」之邀請。這個「蓮花精舍」大家恐怕還很陌生,她是在美國的一個真實修持的密宗團體,跟別的社團不一樣,不是搞一些宣傳,要發展很多人,而是一個很注重實修的團體。
這個團體的結成,都是一些高級知識份子、專家、博士以及很拔尖的科技工作者。這個團體是修行的紅教和白教,為密宗的舊派,以諾那祖師、貢噶呼圖克圖的法為傳承。貢噶呼圖克圖,年歲大一點的佛教徒還都知道,很多還是皈依過他、見過他的。這兩位一個是紅教、一個是白教,合二為一的。蓮花精舍就是以繼承這個法為主的,著重實修守戒,跟別的不一樣,別的宗教團體許多都是亂搞的,而這個團體特別注重嚴守戒律的。
解放以後至十三年前,國內當然什麼宗教活動都是不能公開的,所以「蓮花精舍」也就沒有公開的活動。國內沒有活動了,但是國外的活動還是照常的。
現在,由於國外有些書、刊物不斷對於我有些介紹,所以國外知道的人還很多,使得我能在「蓮花精舍」有個地位的確定(編者按:這個地位是指黃老本人為金剛上師),但在國內沒有人知道我,在北京現在在座的人,知道的沒有幾個人,而在國外,他們把上師的遺囑翻印又翻印,所以大家都知道我。也正因此,他們就請我去,我再三推,直推到今年,暫時沒有任務了,因此就實現諾言了。為「蓮花精舍」去到那裏旅行,這也是我上師遺留給我的任務。我在中國、在美國是一致的。我上師所給我的任務是在「蓮花精舍」之內,出了「蓮花精舍」,那咱們就不以「蓮花精舍」的情況論了。他們公開發表一個文稿,介紹黃念祖上師,其實應改成「黃念祖居士」。因為這是對外,對外就不能這麼稱,而應稱「居士」。一般的佛教信徒而已,在國內國外這是一致的。
這次去,意外的是什麼呢?這個情形值得跟大家說一說,就是在華盛頓沒有寺院,我去了之後,人家問我:「你對華盛頓印象怎麼樣?」我說:「印象都好,乾淨極了,非常寬闊,一點不擠,不是人擠人,車擠車。非常瀟灑、鬆散、乾淨。」我說:「這個我都很滿意,就是缺個寺院。」於是,他們便積極想搞個寺院。「華府佛教會」也在募捐。找了個地方跟咱們居士林似的。它的前身是一個文化中心,所以是借來的臨時的會址,本不在此辦公,只在那兒開會,就是請人講經說法時才用那個地方。那個中心的前身就是「臺灣同鄉會」。他們的宗旨很明顯,就是請人來講經而用。在這裏說法之前,他們要先做一番宣傳工作。要說臺灣怎麼怎麼好。那麼對於我來說,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了(因為我是從大陸來的)。本來要宣傳一番的,因為這個原因而免了。這是一個障礙。
第二個障礙就是,一個法師是他們的會長,稱為「邀領」,因為「廟」裏沒有和尚嘛,所以只能稱這個法師為「邀領」。
這個法師剛在此地講完一部經,因為不常住此處,臨走前他宣佈說:「你們不要再請人講了」原因是怕大家聽經聽亂了,所以本來是不許再聽別人講的了。那麼這又是一個障礙。
意想不到的就是這個法師,他叫做「淨空」。他人非常客氣,稱我為「黃念祖居士」。淨空法師在四個月之前,也就是一九八七年,我去的時候是夏秋之際,他當時正在這領導整個當地的佛教會學習。在學習什麼呢?學習夏老師會集的這一部《大乘無量壽經》。這個因緣是很特殊的!《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》。正在領大家學習這個經,而且訂出了每一章、每一條,要點是什麼、有哪些經文搞出來應該背誦的……這都是法師他親筆寫的,複印給大家。這是很嚴肅、很有規格的。所以在我來之前,他們已經很周密地、系統地在學習《無量壽經》。
他在教大家開始學習之前,先有一個總的引言:為什麼要學習這個經?他引

下一页
返回列表
返回首页
©2020 七葉佛教書舍-數位時代的佛教經典結集地_電子佛教圖書館_淨土宗、禪宗書籍
Powered by iw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