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站: 七葉佛教中心  支持書舍的建設: 請點這裡  書本報錯: 留言板
你好,各位佛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書籍 - 請珍惜自己的生命—認清自殺的真相 天華出版公司編輯部編

請珍惜自己的生命—認清自殺的真相 天華出版公司編輯部編

第三章 理性的批判

[日期:2011-01-28] 來源:網友上傳  作者:天華出版公司編輯部編 如佛友覺得此書不錯,請按

第三章 理性的批判

近來報紙上,刊出的「自殺統計表」上分析,因失戀而自殺的,占自殺總人數百分之四十;為情困擾自殺的,占百分之二十;為失業自殺而死的占百分之二十;其他原因為百分之二十;由此可知生計困難,確是自殺而死的一項重要原因。然而男女兩性為情感所迷,因而犧牲生命的,竟有百分之六十!在這種離奇的世界上,發生這種離奇的現象。因這一離奇現象,人們好奇的心理,也被激發了。因此我們來分析一下「自殺究竟值不值得」?自殺有什麼可投入的?

一、愛情是個什麼東西?

別的情形,我們暫且不問,只問發生戀愛關係的那些青年男女,究竟為了什麼,甘心把性命犧牲?我想現在的人,高唱愛情,莫非就為這「愛情」二字麼?恐怕除了這二字,世間再沒有那麼大的魔力,可以叫人自願就死。但是死了,愛情還存在麼?並且愛情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呢?我們也應當把這二字的意義,認明一下。我們常常聽別人說什麼「愛情神聖」咧!「愛情純潔」咧!還有什麼「愛情至上」咧!「山盟海誓」咧!那些甜甜蜜蜜的話,聽到耳朵裏,好像肉都要麻,骨都要酥,心就被它們弄得搖搖不定了。話雖這麼說,傻終究是傻,這裏頭神秘的魔力,究竟有些莫名其妙。我們請問:「愛情二字,在父子兄弟朋友之間,行不行得通呢?」因此有人答道:「愛情的意義,有廣狹之分的。不過要像這種性命交關的愛情,恐怕只限於男女之間,別的地方不能夠通用吧!」我們因此又問道:「既限於男女之間,那麼十七八歲的年輕人,和六七十歲的老婆婆,也會發生很深的愛情麼?」有人道:「大致都要在少年或中年的時候,彼此才會有愛情發生。到了老年,就講不到什麼愛情不愛情了。」我更問道:「既是這麼說,一個翩翩的美少年,與一個缺口歪鼻、十不全的醜女生,就是說年齡相當,也能一見傾心,耳鬢廝磨的日日守在一塊兒麼?」那人便囁嚅道:「這卻很難。要像這一種因緣,恐怕不容易得到。大概彼此面貌,終要過得去才行。」我因此就哈哈的笑道:「那麼,愛情二字的意義,照邏輯講起來,豈不是『淫色』二字的代名詞麼?愛情限於男女,無非是性欲衝動,就是淫。關於年齡美貌就是色。所謂神聖純潔等那些名詞,不過是文過飾非,欺人而已。」那人道:「也許有別的關係,如個性啊!學問啊!都可以增長兩性間的愛情。」我道:「性情學問等,說能增長愛情,本無不可,卻非愛情的主因和動機。不然何必限於男女,何必限於年少貌美,又何至於發生出生入死的大問題呢!故知愛情決定是『淫色』為本。」我並不是故意裝出一副道學先生的臉來,責備任何人。四書五經上說過:「食色性也。飲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」「知好色,則慕少艾。」孔孟也明知淫色二字是任何人所免不掉。我雖不說他們好,卻也不去講他們的壞。不過最要緊的一句話,就是要識得「淫色」是個什麼。萬不可被他們騙了,以致神魂顛倒,弄出喪失性命的事業。因此就有人問道:「那麼怎樣才能瞭解它們呢?」我道:「只要認識淫究竟是否樂?色究竟是否美?認識徹底了,他們自然顛倒玩弄你不得。」我們把這兩層意思,慢慢的講來。不過略帶些哲理,請大家平心靜氣,體會一下。千萬不要以為我在此談玄妙、講道學,心裏厭煩,就不聽了。實則我所講的,都是平常之理。只要你們順著次第聽去,自然很容易明白了。那人道:「淫是否樂,色是否美,卻是一個問題;然淫因色有,色解決了,淫也就不難解決,不過色有美醜,是無可否認的。」我說:「請言其故。」他道:「無鹽與西施並立,美醜立辨,人人一般看法,怎麼可生異議呢?」我道:「你以為西施美麼?究竟美在何處?」他道:「臉美、眼睛美、鼻子美,乃至……無一不美。」我道:「臉上美削掉她的臉,眼睛美挖掉她的眼睛,鼻子美劓掉她的鼻子,乃至……一一割下送給你好麼?」他道:「不要不要,一一割下了,就不美了!」我道:「一一既不美,何來總的美?總不是一的集合麼?更有一層,把西施一身分析起來,不就是膚、發、肉、膿、血、爪、甲、尿、糞等麼?在這一些東西裏,那一物具有美性的?」他又搖首道:「都沒有,一一分析,就不美了。」我們以為:「分既不美,人那裏有美?人不是部分的集合麼?因此可知美性不實,這是第一點。」

同一女子,此人以為美,他人未必以為美;他人以為美,此人也未必以為美。印度人以為美,中國人未必以為美;中國以為美,西洋人未必以為美。即以時間論,昔時以為美,今時未必以為美;今時以為美,將來未必以為美。美因人、因時、因地而異,故知美性不實,這是第二點。

譬如有一對男女,昔為情侶,今為仇人。為情侶的時候,只見貌美。色美,無一不美。轉瞬之間,翻臉成仇。惟見人惡、心惡,無一不惡。美又因情感而殊,故知美性不實,這是第三點。

「美性」如果是實,不但人看了以為美,就是動物看了,也應當以為美。如水濕火熱,人與動物同樣感到,但事實卻又不然。莊子不是說過麼:「毛嬙西施,人之所美也,鳥見之則高飛,魚見之則深潛,糜鹿視之則決驟。」那些魚鳥等,既不是呆蠢的東西,何以非但不感到美,而且反被美人嚇走了呢?若說物類,沒有美的感觸,何以魚鳥等,各各自類間,都有性欲的事?然而性欲生於美感,盡由美生愛,由愛生欲,乃是一定的程式。人與動物既然一體,那麼動物自然也有感美之可能性(物類飲食男女,貪生惡死,乃至愛護其子,與人無不相同。故知有感美之可能性亦同)。不過,他們只能感到同類的美,而不能覺到異類的美。如同人類,只能覺到人類的美,而不能感到物類的美,這就叫做「同類相感」的道理。實則易地而觀,人與動物,都沒有什麼美感可言(人類物類既各無美,何以各各自類間,感到有美?這是先天及後天的習氣資發,妄見有美,美性實無)。這種意思,莊子在二千多年前,已經見到。現在的人,自作聰明,反全被蒙了,豈不可笑。故知美性不實,這是第四點。

「美性」既屬不實,淫樂更是如此。因為淫不是美,所以不樂。「淫性」空泛,不言可知。不過在普通人想起來,淫欲總是樂的,你要說行淫不樂,他們絕不肯承認。如果追究他們,到底行淫樂在何處?他們會說:男女交媾便是樂。然而從非理性而談,既然男女交媾是樂,那麼,與殘廢龍鍾老人交,樂麼?與污穢醜陋人交,樂麼?心中充滿了煩惱時行淫,樂麼?恐怕誰也不能說是樂。非得要年齡相當,兼之貌不醜陋,更沒一點心事,有了這些條件,才有「淫樂」之可言。但是要知道,年齡相當,是年輕的樂,不名淫樂。貌不醜陋,是貌美的樂,也非淫樂。沒一點心事,是無心事樂,更不是淫樂了。那麼,淫樂究竟在那裏呢?據此看來,要肯定在淫的自身上找樂,是無論如何找不到的。那個樂,是因別的關係而發生。如果淫的自性是樂,應該在一切時樂,無往不樂。何必擇老少美醜,乃至有心事與沒心事呢?如有必要,透過其他的因素而發生樂感,就叫做「依他樂」(依著他種關係而有故),不叫「自性樂」(淫的自身找不出什麼樂來),故知行淫實在沒有樂。所謂男女交媾便是樂(所謂快感),這一句話,不是就錯了麼?

綜合以上兩種理論,可以斷定,淫既不是樂,色亦不是美,因色之無美,更覺淫不是樂;因淫不是樂,更覺色不是美。二者相互為因,是肯定之理。古人所謂名姬豔女,皆同幻化,倚翠偎紅,盡如春夢,就是這個意思。

淫、色既同樣不實在,那麼淫、色所產生的愛情,更向何處立足呢?愛情既得不到立足點,全是幻覺欺人的東西,回頭來,就要問到青年男女們,究竟為了什麼而自殺而死呢?此等死,真是死得可憐,死得可笑,死得無意義了!

愛情愛情,神通果然廣大,向來不曾識得它的真面目,被它盅惑了無數男女,害死了無數青年。到如今,才曉得它是一個幻化變現的妖魔罷了!朋友啊!莫再信愛情為第二生命的胡說,白白地把自己的名譽生命送掉,還要被人家罵一聲愚癡,譏笑你們意志薄弱。還有一些喜歡舞文弄墨的人,我也要奉勸他們,不要風流自嘗,歌頌愛情至上,信口亂道,誘惑青年,簡直無異誨淫。試問造下了許多業,將來向何處去消呢?

我更有一句話,奉勸諸位朋友、女孩子們,但當注意。愛情既然是一個心態的反應,完全是「淫色」的變相,那麼,不必再在愛情上胡思亂想,自取煩惱了。萬一情不自禁,偶然墮入愛網,切不要以為那位女生(男生)待我是真心的,專一的,這種觀念,就是情死和失戀死的種子。要知道愛情的根本是「淫色」,「淫色」既是任何男女間可以發生,所以愛情,也是任何男女間都可以發生。他既會愛我,也會愛別人。因為流動變化,是淫色的本性,也就是愛情的本性。不要說你的才貌富貴,不是世上第一。就說是世上第一,時間久了,也會生厭。所以「真心」二字,不過嘴上說說,其實是絕對沒有的(即使心理上一時認為很真實,也禁不住時間考驗)。明白了這個道理,愛去愛來,自然不至於為愛而悲、為愛而喜,為愛發生意外的事端。話已這樣說,可見這種苟且的事,終歸墮落,萬萬行不得。見地超脫的人,知道愛情不是絕對的,人心變化無常,所以不會被任何人惑亂。人看到他,瀟灑如仙,光潔如鏡,這種人,才稱得第一流人物麼?

案:

現在一輩為情而死的青年男女,不少懷著一種心理。以為一死之後,到了陰間,可以常在一塊兒相聚。這種見解,便是鑄成大錯。因為自殺這椿事情,本來是自暴自棄,姑不必去論他。當知道,上天生你,不是叫你自殺;父母養育你,也不是叫你自殺;國家培養你,也不是叫你自殺,然而你竟然自殺了,這豈不是違反天道,違反父母,更違反國家的意思麼?違天,謂之不敬;違父母,謂之不孝;違國家,謂之不忠。那有不敬、不孝、不忠的人死了反而得到快樂,試問天理何在呢?而且所行的,是暖昧苟且之事,這一類自殺的人,死後非但不能相聚一塊兒敘樂,還要罰入枉死城受大苦呢!為情而死的人,豈可不深知呢?

二、命運的徹底觀

因經濟蕭條而失業,已成了現在世界的大問題。中國戰亂頻仍,更加上貪官污吏,搜括自肥。民間有苦難言。到此地步,為之長歎,為之痛哭流涕,更有什麼用處呢?我近來遇見一個朋友,他告訴我缺錢的苦,有三種:第一種、人們的欲,終可減低。不過已經減到了他的最低限度,還要往下減去的時候,就容易激起反動心理,而發生意外。子產言:「人誰無欲,無欲實難。」即是此意。第二種、是憂急,人們當種種憂惱,無可避免的環境都挨逼攏來的時候,面子不能不撐,支票不能不兌現。這種憂急,可使人老,可使人一夜發白,甚至自尋短見。第三種、是貧病相連,窮人往往因病癒貧,因貧更病。然病苦只是自身受的,還可忍耐。最難堪的,兒號妻啼,沒法擺佈。處此境界,惟有自求速死,更沒有旁的方法了。我聽了他這番言語,不禁欷虛欠感歎。我雖很願意想出一種方法來,解除那些貧窮人的苦惱,可是國家既窮到如此,苦人又多到如此,恨我無點金之術,有願難償。只有把兩層意思來貢獻大眾,提醒大眾,俾略減痛苦罷了。

第一、當知苦是任何人免不掉的,因為苦來的時候,任何人作不得主。

第二、「苦」這一字,也是對人說的,並非絕對的。也就是說,苦也許會變成樂的。

總之,不怕窮,不怕苦,只怕不明理。理明瞭,自然心地發光,處任何境界,無所畏懼。請聽我把這兩層意思,細細道來:人自出了娘胎,一直到死,不但苦自己作不了主,就是一生所經歷的窮通富貴,乃至禍福夭壽,那一項自己作得主呢?好像有一種潛在的勢力,把我們一生支配著,牽引著,任憑你怎樣的掙扎奮鬥,非但依舊跳不出那無形的圈子來,而且結果往往更糟。你若順著了他,依了他所暗示的路徑,不慌不忙地走去,前面也許有不少好的機會等候著。聊齋子不是說過的麼:「人生只須合眼放步,以聽造物之低昂而已。」這就是教我們,閉著眼放開了腳步,不管前面的路高低不平,逕自走去,即使跌了,立起再走,那種潛在的勢力,古人就把它叫做命運,也可以叫做自然勢力。你們看古來的聖賢,又何嘗不說樂天知命啦,克享天心啦,應天順人啦。尤顯著的,如孔子所說:「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我亦為之。」都是順著命運說話。即如易經一書,也只教人觀乎陰陽消長自然的道理,來安排預測人生的進退、黜陟、窮通、否泰。易經在古代文化中,為首屈一指的書籍,其中所說的話,絕不會欺人。所以命運這樁事情,是萬不可不信的。我現在把命運的性質,和大家分析研究一下。

第一、命運所經過的歷程,不是常走直線,而走曲線的時候居多,這就是說,人不是一向富貴,也不是一向貧賤,貧賤的會變富貴,富貴的也會變貧賤。第二、命運要成就人的時候,常常先叫人吃苦,吃苦愈深,成就愈大,不過成效往往也愈遲。故老子云:「大器晚成。」孟子亦云: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」從第一種性質,就曉得過了好的日子,就應當過壞的日子。好像過了白天,就應當過黑夜,為一日必經的歷程。那麼,命運的好順與壞逆,何嘗不是一生必經的歷程呢?既知命運好壞,是一生必經的歷程,逢到順境,自然不樂極而狂;逢到逆境,也不會苦極而悲了。從第二種性質,就曉得眼前的貧窮潦倒,即是將來的發憤有為。愈是困苦,愈是努力,那裏還會灰心頹喪,而陷於自殺的末路?所以人到窮途,自應安分耐苦,格外努力。苟其問心無愧,即使流為乞丐,也自不妨。古時楚大夫伍子胥,不是曾經乞食吳市麼?就像現在的暹羅,也稱新興之邦。那裏的百姓,幾乎無人不討過飯的。所以討飯,並不為奇,無足為恥。應知天不虧人,命運到來,每每出人意外,萬不可自退自落,想入非非。即如蘇秦失志,衣敝金盡,潦倒歸鄉的時候,那裏料得到將來有拜相的日子呢?又如韓信流落,受辱胯下,就食漂母的時候,也那裏想得到,將來有封王的日子呢?只因他們努力耐苦,所以終能得到最後勝利。若早自殺了,這樣美滿的結果,也就沒有了。即以現在一輩達官貴人富商大賈而論,豈儘是才學超人?不過機會到了,飛黃騰達,就富貴起來了。所以要奉勸諸位,努力耐苦,勿為境移。至要至要!

更進一層說,命運雖說是一種潛在勢力,好像在外面支配著我們的,實則並非外有,皆由自己所造。尚書云:「天難諶、命靡常,永厥德,保厥位。」就是說:天理是難測的,命運也是無常的,苟能綿延厥德,祿位自然保了。可知人能務德,命運自然就好了。這就是「鬼神非人實親,惟德是輔」的意思。也就是孔子雖說是「富而可求也,雖執鞭之士,我亦為之。」好像命運是一定的,不可改變的,然而下面便接著道:「如不可求,從我所好,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。」從我所好,就是教人務德,因聖人所好惟德。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,是說人苟能務德,結果必定是好的。好像冬天,風雪交加的時候,旁的樹木都枯萎了,惟有松柏長青,經歲不凋一般。那麼,命運又何嘗一定?何嘗不可改變呢?要知上面富而可求也,這些話,戒好事不做,專想妄求富貴的人,說是徒勞無益的。下面如不可求等,卻又教人不要灰心,種好因,決定得好果的。其餘如「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,」以及「作善降之百祥,作不善降之百殃。」這一類的話,無非是說現在種什麼因,將來就得什麼果,顯然是一種定理。既然現在的因,就是未來的果,那麼現在的果,也必定是從前已種的因了。所以大家應該知道,目前所受的苦,無一不是以前自己所造,自當安心忍受。何必怨天尤人,更何必悲憤自殺,貽父母之憂,而為天下人所笑呢?何況從此改善,命運可轉,前途希望,正未可量。一旦自殺,希望永絕,自暴自棄,可恥可鄙,還有過於此的麼?所以世界上稍具智慧的人,必能忍苦;較高的人,能忍苦且能達苦;尤高的人,既能達苦,更能革新。試問自殺的人,是否能當這三種人之一種?但是這三種人,還不是最高超的。

更有那簞食瓢飲,陋巷僻居,不改其樂的人,是怎樣(顏子)?更有那蓬戶瓦雍牖,上漏下濕,匡坐而弦歌的人,是怎樣(原憲)?更有那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以成其大丈夫之志的人,是怎樣(孟子?)更有那氣度凝遠,神情高潔。登車攬轡,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的人,是怎樣(範滂)?更有那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,不以一己之悲為悲,不以物性之可喜為喜。志在利濟,功昭後世的人,是怎樣(範文正)?更有那山嶽可撼,此志不移,圊溷惡氣所不能侵,諸苦煩惱所不能逼,炳忠魂兮千古,攬正氣而長存的人,是怎樣(文天祥)?上面所說的幾種人,非是忠臣,即是賢士。皆志在利濟,惟道是從。所以苦樂全不關心,命運好壞,簡直不問,超然物表,何等自在!然而還是不造乎其極的人。

更有那「物來所照,物去不留」,苦樂不能繫,命運不能囿,順人情而不即人情,超萬物而不離萬物,不言而化,無為而治的人,是怎樣?更有所謂圓滿大覺是怎樣?前一人是聖人,聖人不凝滯於物,故命運苦樂所不能繫,而能與世推移,故隨機作教,應化不窮。此即寂然不動,感而遂通的境界。後面所說的是佛,佛即一真法界,乃圓融不思議境界。

你們看了這些人的胸襟、志氣,和行為,再看那匹夫匹婦自經於溝瀆的行為,試問心中作何感想?案:

命運並非中國獨創,歐美各國,也有定命之說。如羅馬之雪賽洛(Cicero)在他的定命(Divination)論文中,載有他弟兄昆脫(Quintus)關於命運的陳述云:

「此為定理,而任何人所不能不承認的。即宇宙間一切事物,悉受命運的支配。」

法國的拉伯蘭斯 Laplace 所著的或然的哲理 Essai Philosophique Surles Probabilites 亦言:

「宇宙的現狀,是他前因的果,亦為他後果的因。故大至宇宙,小至原子,Atom 同在這因果律支配之下。」

康得 Immanual Kant 在他的純粹理性批評 Critique of Pure Reasco 中也寫著:

「能洞察心靈的內真及外用,而無纖毫之失,則人可知未來事,如日月之蝕不爽云。」

三、奢華浪費是人的大害,也是中國的大害

講了半天勸貧苦人的話,卻沒有論到所以致貧苦的原因,就是說人為了什麼貧苦起來的。若然問到這一層,恐怕很不一致。但據報紙所載,一般年輕人,先因沈湎酒色,揮霍無度。直到金盡苦來,債戶四逼的時候,沒法擺佈,以一死了之者,比比皆是。所以此中未嘗不有自己取敗的道理。因此有人道:雖說是青年自己不好,然而受了環境的影響,卻也不少。因為科學的教化,說是人類應當去滿足自己的欲望,所以人人講究吃得好,穿得好,看得好。到了如今,竟然是奢華敗度的行為了!我道:這是一般人的誤解。科學所謂滿足欲望,只是便利人的意思。譬如交通不便,發明了輪船、火車;人工不便,發明了汽機電機,那裏教人做奢華敗度的事情啊?青年們!切莫誤解了這一層意思。奢華是最要戒絕的。但是我要勸你們戒絕奢華,不得不講些奢華的害處,與你們聽聽。現在的人,為了奢華,以致產業蕩盡、家敗身亡,不但報紙常載,而且你們自己,也都看到,固不必說了。就是現在,中國弄到這樣的糟,世界弄到這樣的糟,也莫非就在這奢華二字。報紙所載程滄波先生的演講稿裏面,也說到現在的窮,已成了世界問題。不要說旁的地方,就像美國紐約,可稱世界第一大都會了。然而,在那裏最熱鬧的市場,也站著整千整百無數乞丐似的窮人,都搖尾乞憐的,要人家周濟。紐約如此,旁的地方可想而知了。因此就有人論致窮的原因。有的說受了歐戰影響的緣故;有的說為了人口加多而且人口密度不平均的緣故;有的說為了機器太發達,以致生產過剩的緣故。議論紛紜,莫衷一是。雖所說都有些道理,卻都不是根本原因。就是說生產過剩,為致貧的一大原因。可是生產過剩,何嘗單為了機器太發達呢?根本原因,還是在奢華二字。請看我慢慢地寫來。世界既受了科學的影響,都走到這奢華一條路上去;但是一奢華,弊病就百出了!何以故呢?因為:

第一:要耗費物產。譬如從前的人,一件衣服,總要穿到幾年才肯換掉;現在的人,一年中間,非辦幾件新衣服不行。從前的人,食不兼味;現在的人,動輒一飯要費去十樣八樣的菜!像這一類物產的消耗,今昔相較,不知要多出幾倍。

第二:奢華要耗費人工。從前的人,所住居處,所用器具,非常簡陋;現在的人,專講裝飾。不但居處富麗,所用大小器具,往往雕畫刻鏤,非常精致。但是富麗精致不要多費人工麼?更有一層,從前人穿布的多;現在人穿綢的多。從前人用棉花;現在人用絲絨。綢與絲絨,較棉花與布為難得,無形中又多費了人工不少。(難得要得,所以多費人工)所以現在所費的人工,比較從前,又不曉得要多出幾倍。

第三:奢華了要多耗土地。因為現在的人,都歡喜寬暢舒服。除了市場的地方,人多地貴,沒法子想。在普通地方,不論公家機關,乃至私人住宅,造得格外的寬大閎敞,而且四周都有空地花園。到了死後,營造陵墓陵園,動輒占地數十畝數百畝,甚至有數千畝者。所以有用的土地,比了從前,也就格外少了。要知道,以上所說的物產勞力土地,為自來講經濟的必要條件。現在這三者,都受了很大的影響。那麼任憑怎樣的大經濟家出來,更有什麼方法好想呢?即使說現在因機器發達,足以補充人工的消耗。可是因了機器發達,又有旁的弊病生出來了!而人工的消耗,雖然有了補充,物產的消耗,和土地的消耗,拿什麼來補充呢?有一於此,已足以亂國家、禍天下而有餘,況兼有其二呢?所以因物產消耗,物產已經不足;又因土地消耗,生產的地方少了,物產更加不足,於是供少求多,物價騰漲,以致數十年中,物價漲起十倍二十倍以上(報載巴黎近來物價提高的情形聽了可怕)。這麼一漲,非但窮人受不了,即中等人家,也是受不了,所以窮人就格外的多起來了。此實為窮的根本原因。旁的弊病,就連帶生起。即如人都窮了,便無力去經營一切事業。而況現在所經營的,都是機器事業,所需資本,格外的大;因此,一般人更無力經營。經營事業的人少了,資本家就容易操縱壟斷,而致大富。更藉機器之力,至富極速,因此,世界的金錢,就流入少數人的手中去了。經營的人愈少而錢愈多,於是更容易操縱,更容易致富。因此富者益富,窮者益窮。即以目前論,世界的金融,偏流於西洋;西洋的金融,集中於美國;而美國的金融,又為幾個商業鉅子操縱了。所以幾個商業鉅子富了,世界的人都窮了。古人所說,不患貧而患不均,就是現在的情形。此從根本原因而生出之一原因也。現在金融界,寡頭政策的形勢已成。世界的人,因購買力薄弱的緣故,就沒有享受物質幸福的可能。所有一切生產品,自然買的人少,不買的人多了。而機器工作,依然繼續的發達著,於是有生產過剩之患。所以生產過剩,並非真正吃剩有餘,實因為世界的人,都窮的緣故。試看生產過剩,大都在富有之國,如美國之類。那裏會有生產過剩的情形呢?然而生產過剩,百業停滯,民生更糟。此從根本原因而生出之又一原因也。附帶的原因很多,此非專論,故不具述。然而現在世界的情形,大概如是。若以中國論,百姓已經窮了,還要一味的講舒服,講闊。講舒服講闊不必說,還要拼著命,竭著力,去買那些舶來的消耗品。因此利權外流,窮上加窮,以致人人困苦。據這麼看來,不論世界,不論何國,所以弄到一樣的糟,因為犯了一樣的奢華病。你們為青年的人,應當如何振作努力,大聲疾呼,挽回頹風,力救時弊?要知道,你們是國家的柱子,亦即是世界的柱子,欲登蒼生於衽席,非你們出來不可的。乃不知出此,反同流合污,競事奢靡,以致殺身取辱。豈但不明世界大體,更忘了你們青年的責任所在了!試觀聖雄甘地,垢衣蔬食,手搖紡車,躬親勤勞,到底使英人驚心動魄,俯就要求。這種大無畏的精神,純從節儉二字得來。大家不當奮起效學,以節儉為天下倡麼?(我每到市場,見新辟的,非是遊戲場,即是戲院,及一切消耗品店肆。光怪陸離,鼓吹沸天,外觀都是非常富麗。那些有錢的人,要遊便遊,要買便買,固然感到快樂。但是沒錢的人,只眼見人家逍遙快樂,而己則無預,益感淒然身世,無人生樂趣,以致悲憤自殺。民窮世富,本來是衰世的景象,可為一歎!)

四、世界自有他獨立的存在

報紙上,還載著另有一種自殺的人。這種人,大都是年少氣盛,剛出學堂的學生,或自負才學、而未嘗涉世的人。初時,滿懷高興,一腔熱血的,要想出頭來做一番事情,總覺得世界充滿了希望和快樂。好像做大官,致大富,是意料中的事情。一旦置身社會,混跡風塵,便覺在在危機,處處障礙,竟無一樁事情,可以稱心如意。到了臨事,漫無結果,徘徊窮途,無計自拔。觸景生情的時候,轉覺世界遍滿了憂愁煩惱,無一不是可悲可痛的景象,遂憤而自殺。像這一類人,齎志沒地,深為可惜。啊!青年們!可知道世界,究竟是可喜可樂,還是可悲可痛的?既是先前覺得可喜可樂,何以後來又覺得可悲可痛呢?要知道,世界終不是你們所想像的可喜可樂,或是可悲可痛的。世界既非可喜可樂,亦非可悲可痛的。世間一切事物,雖不住的生滅著、飛馳著,卻未曾告訴你們,在這一刻兒,那些事物,現著可喜可樂,在那一刻兒,又變成可悲可痛了。世界自有他獨立的存在,他老是這樣態度,一向沒有變換著。你們覺得可喜樂,可悲痛,都是你們的心理。心理如鏡裏空花,全然是幻現的,與實際毫無相干的。所以意氣洋溢是個夢,落魄喪志也是個夢。有了樂夢,苦夢隨生,因苦樂相對而有的緣故。為樂而生,為苦而死,生死都為夢牽,豈非大惑。籲嗟!一念之欲,便萌自殺之機,所以欲是萬不可有的。因此有人道:青年人想做一番事業,何嘗是欲呢?我道:想求富貴,非欲而何?那人道:人沒有了欲,不就消極了麼?我道:欲雖不可有,志卻不可無。欲以求樂為性,樂不得便苦;志非求樂為性,樂不得無苦。昔範文正先天下憂,後天下樂。然而天下那裏會盡人皆樂?所以他也永不得樂。故知志非求樂為性。那人又問道:志既非求樂,將欲何為?我道:論語「盍各言志」。孔子「老安少懷」即是志。志即利人之謂,利人雖不為樂,而樂在其中。語云:「為善最樂。」所以欲為苦因,志名真樂。志欲之間,不可不辨。更有一層,要青年記得的,就是命運。上面不是說成事皆有時機因緣的麼?因緣未熟,只有耐著守著,以待時機之來,萬不可躁急而進。躁急而進,未有不敗。所謂「靜無咎,動終凶。」此義不可不知。據上看來,第一、要立真志。第二、須待時機。真志既立,待時而動,如養由基之射,可以百發百中了。

案:

欲為苦因,近世德國的哲學家叔本華(Schopenhauer)也是這麼說:「因為欲望未滿之時,終覺得是苦。但是到了已滿之時,第二個欲,又接著生起,苦終究擺脫不了。」所以他絕對的主張節欲,欲無苦亦無無苦,便是樂。就是吾國的老子、孔子等,也都主張節欲。如老子「五色令人目盲,五味令人口爽」,孔子「格物致知」等。格物者,格去物欲也。但雖節欲,卻非消極,依然要你出來熱心做事的。節欲是勿為私欲所動,一心利人之謂。即此一心,名之曰志。古來聖賢,如大禹治水,三過己門不入;周公一食三吐哺,一浴三握發等,是真能利濟為懷,可稱公而忘私了。噫!此其所以為聖人歟!然欲到此地步,捨卻節欲無由。因私欲不節,大公之心,無從顯發的緣故。

五、普勸世人

除了以上數種,其餘如與人爭氣而自殺的,確也不少。自己親受極苦,以快仇人之心,更是愚不可及,太不值得了。此全賴各人勸導,令勿走極端。總之自殺的原因繁多,不能一一盡述。但是我最後要奉勸一輩有力的人,不論若富若貴,對於貧窮無告的人,應當特別矜恤,格外提攜。要知事業,即是利人。易曰:「舉而措之天下之民」,謂之事業。又杜詩云:「男兒事業知公有。」即如叔孫豹所言的:「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」之三不朽,皆古人的事業(非如現在的人,以做官發財為事業)。然其所以皆指利人而言,是以貴而不能利人,徒務虛榮,是名屍素,不名事業;富而不能利人,一味貪求,是婪鄙,不名事業。既富且貴,又能利人,便能博施濟眾。博施濟眾,是堯舜的事業。

我更要奉勸一般世人,對於貧苦的人,切不可存勢利之心。他已經苦了,還禁得起你們的白眼,禁得起你的揶揄麼?貧苦人,是受不得氣的。一受了氣,他就怨命自殺。那麼,你們豈不是間接的犯了殺人大罪麼?而況自身難保,前人即是後人,怎可不知自懼?自來前倨後卑,季子所歎;壁詩紗籠,王播所譏。所以勢利之行,萬不可有。須知民胞物與,原屬同氣連枝。緩急自當相濟,患難自當相救。相濟相救,方為人道。試問做了人,不講人道,應該不應該呢?

【書籍目錄】
第1頁:第一章 自殺的痛苦 第2頁:第二章 死後的真相
第3頁:第三章 理性的批判 第4頁:第四章 當前世界性的自殺問題與防治
推薦 打印 | 錄入:jason | 閱讀:
相關書籍      
本書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1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點評:
       
評論聲明
  • 評論要尊重該書籍的作者
  •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 - 五戒十善,不要謾罵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
第 1 楼
安琪娜會員 发表于 2017-1-6 1:59:24

我是安琪娜我的性欲很強 耐操 懂很多姿勢的捏 敢玩的賴
我eyny236毒龍 中出 口爆等 讓你爽爽的先說好只是
給你我身體的需要別和我談什麼感情姐很討厭 我要的就只是打炮 介紹太累了又不賺錢還是自己下海好?